IvyBlond

动かねば 暗にへだつや 花と水
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

月樱

青年一个人坐在长满了荒草的河堤。夜色一点点靠近,青年却浑然不觉,自顾自地盯着那河面并不存在的圆形涟漪,仿佛仍有血色顺着水的运动一点点扩散似的。
这不是真实,却也称不上是黑暗。
月终于跳上了黑色的天幕,他终于抬起了头。
“你的眼睛里,也不是没有希望的嘛。”少女清澈的声音盖过了月亮的颜色。
少年毫不在意地勾了勾僵硬的嘴角,却不再看着那一无所有的镜面。
“我的妹妹被一个不认识的家伙杀死了。”少年没回头,仿佛是自言自语般。
少女在他看不见点了点头,一点也不吃惊的样子。然后默默地,离开了这个充满了春风味道的地方。
“然后我就杀了那个人。”少年差一点就夺口而出,只差一点。
终于,青年在镶嵌了樱瓣的浅滩上无声地哭了起来,黑色的背影很快就被浓厚的夜吞噬,只有点点水痕映着白色的光。

青年走出只有一个人的家门,明明是妹妹的葬礼,明明作为唯一的监护人,他却一点也不想去。
走进熟悉的便利店,他蒙住脸以防被熟悉的邻人发现自己的渎职。被挡住仅仅留下一条缝隙的视线里,是樱花祭限定的淡粉色果子,它们笨重地堆成一个金字塔,带着可笑的所谓“萌感”。
大概只有妹妹才会对这种本质味道毫无改变,然而价格却贵了不止一半的限定感兴趣吧。
然后,他的视线定格在了粉色金字塔前的少女身上。
明明是完全不一样的纯白色裙子,可是,少年就是觉得她和妹妹很相似。
“啊,钱没有带够。”熟悉的清澈声线响起。
最后,少年还是和少女一起走在了商店町的路上。
“帮忙结账真是太感谢了。”少女的声音一直盘桓在不远的耳畔。
少年想,他大概,是喜欢过她的吧。
少女每一步都避开了脚下的樱瓣,这一点和国中时代完全一样。
一路到他家门口,妹妹和脸上的面罩的话题都未被提及。
关上老式的铁防盗门,少女的脚步声逐渐消失在目光所及的尽头。
“还真是不像话啊。”少年倚在幽暗的玄关上,“居然让女孩子送我回家。”
“去自首吧,我会陪你的。”少女突然折了回来。
少年先是沉默,然后在没人看得到的地方点了点头。

即使是这样的春天,警局里仍是冷到不可思议。
在她的陪同下,少年缓缓道出了一切。
“捅他的刀子已经被我扔到万年樱旁的河道里去了,你们要捞的话应该还可以找到。”
少年释然又忐忑地盯着地面陈述完了最后一句话,没有注意到警长的目光变得惘然起来。
“可是,你说的那个杀人惯犯是在家中被钝物击中后脑致死的。”经验丰富的警长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只好让他离开了。
“嘛,根本不是你杀死了他啊,真是太好了。”少女的声音响起,温暖的春光在少年眼中忽然刺眼起来。
“我先回去了。”青年闷声答到,飞跑似的回到了空无一人的公寓里,丝毫没有犹豫。

第二天早上,报纸上出现了这样一条消息“二十四岁女公民xxxx被发现自杀于家中,使用钝器认为与前日被他杀的惯犯头部伤口相吻合”。
青年打开少女执意留下作为谢礼的果子包装,六年间思念过无数次的娃娃体字迹跳入视线。
“xx君,月色真美啊。所以,一定要幸福呢。”

青年又一次坐在了万年樱下的河堤,今春的樱花已经满开。可是他的眼里,再也没有了希望。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