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yBlond

动かねば 暗にへだつや 花と水
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

记夏3

算是时隔一年的现状吧,文风也变了好多,不知道是不是好事情

昏昏沉沉从桌子上醒来,意料之外的凉意让我顷刻清醒了。窗外的云却是和这一份清凉相反,阴阴沉沉地呼噜着没完。喜鹊的叫声从并不很高的远处传来,被玻璃扑了个满怀才传进耳畔。
站起来开了教室的灯,卡他卡他来回按了好几遍才调到刚刚好的亮度。因为是星期日的傍晚,隔壁的住宿班教室已经被填得快满了。骨骼与骨骼之间的部分抱怨着过久的沉寂,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坐下了。
没有人。
在桌子与桌子之间,黑板与黑板之间,我打开了折角的卷子,绀色的墨不出所料地染在还呼吸着的纤维上。
耳边仿佛有拼命的蝉鸣,却反而听不真切。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