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yBlond

动かねば 暗にへだつや 花と水
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

记夏1

毫无目的的写作,单纯就和题目所说的一样在瞎记。
这一篇写在刚刚中考完。
﹏﹏﹏﹏﹏﹏﹏﹏﹏﹏﹏﹏﹏﹏
一个人走在熟悉街区的不熟悉小路上,路上零零落落铺满了被夏雨打落的槐花,同时被打落的,是对离家这一段不算近也不算远的路程的烦躁。哼起记不住名字的歌,用不知含义的歌词消去Cappuccino苦涩的后味。
抬头,被雨冲刷后依旧算不得干净的灯箱出现在眼前——是一家小小的动漫店。门已经有点坏了,是我收起伞用双手才能打开的程度,即便外面因为下雨而很凉,冷气还是让屋里低了几度。‘啊啾’廉价香烟的味道充斥着整个屋子,可我却好像并不讨厌。
店主坐在店的最阴暗处,说最阴暗是因为整个店都处于阴影之中。店主的样子,是我见过最标准的宅男,非要打个比方,那就是命运石之门里的桶子。
突然发现自己很失礼,就把目光转向了店里的其它部分。原来店里不是暗,而是布满了灰尘,可是唯有手办们干干净净的躺在展示柜里,纤尘不染。仔细看这些手办,很多都是市面上买不到的绝版,倒不是因为贵重,而是年代太过久远,其中最新的,不过是一个夏尔一一11年的版本。
小小的店面被我转了好几圈,挑了了一个写着‘成长期’的小扭蛋。‘请问多少钱?’我怯怯地问。‘五块钱’店主的声线干净极了,比手办还干净。不好意思地掏出100块钱。‘有零钱吗?’店主把他的手边翻了一遍,最后问我。我在衣服的口袋里翻了一遍,只找到三块钱,我开始后悔起出门前换了衣服了。店主默默把我摊在桌子上的三张纸币收了起来,然后把扭蛋塞到我手里。我没说话,用目光道了句谢谢,转身离开,身后店主坐了回去——在最阴暗的角落。
又花了好大劲打开门,我发现雨已经停了。继续唱着那首歌,闻着槐香走上大道,抬头望天,一下子看到了家。腿上痒痒的,迎着夕阳,银色的线闪闪发亮——是一小片蜘蛛网。我回到了熟悉街区的熟悉街道,而手中,多了一个写着'成长期'的小扭蛋。
这大概就是夏天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