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vyBlond

动かねば 暗にへだつや 花と水
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

如果连 晚安 都拥抱着暧昧的虎牙,那么月亮要怎样才能清冷呢?

月樱

青年一个人坐在长满了荒草的河堤。夜色一点点靠近,青年却浑然不觉,自顾自地盯着那河面并不存在的圆形涟漪,仿佛仍有血色顺着水的运动一点点扩散似的。
这不是真实,却也称不上是黑暗。
月终于跳上了黑色的天幕,他终于抬起了头。
“你的眼睛里,也不是没有希望的嘛。”少女清澈的声音盖过了月亮的颜色。
少年毫不在意地勾了勾僵硬的嘴角,却不再看着那一无所有的镜面。
“我的妹妹被一个不认识的家伙杀死了。”少年没回头,仿佛是自言自语般。
少女在他看不见点了点头,一点也不吃惊的样子。然后默默地,离开了这个充满了春风味道的地方。
“然后我就杀了那个人。”少年差一点就夺口而出,只差一点。
终于,青年在镶嵌了樱瓣的浅滩上无声地哭了起来,黑色的背影很快就被浓厚的夜吞噬,只有点点水痕映着白色的光。

青年走出只有一个人的家门,明明是妹妹的葬礼,明明作为唯一的监护人,他却一点也不想去。
走进熟悉的便利店,他蒙住脸以防被熟悉的邻人发现自己的渎职。被挡住仅仅留下一条缝隙的视线里,是樱花祭限定的淡粉色果子,它们笨重地堆成一个金字塔,带着可笑的所谓“萌感”。
大概只有妹妹才会对这种本质味道毫无改变,然而价格却贵了不止一半的限定感兴趣吧。
然后,他的视线定格在了粉色金字塔前的少女身上。
明明是完全不一样的纯白色裙子,可是,少年就是觉得她和妹妹很相似。
“啊,钱没有带够。”熟悉的清澈声线响起。
最后,少年还是和少女一起走在了商店町的路上。
“帮忙结账真是太感谢了。”少女的声音一直盘桓在不远的耳畔。
少年想,他大概,是喜欢过她的吧。
少女每一步都避开了脚下的樱瓣,这一点和国中时代完全一样。
一路到他家门口,妹妹和脸上的面罩的话题都未被提及。
关上老式的铁防盗门,少女的脚步声逐渐消失在目光所及的尽头。
“还真是不像话啊。”少年倚在幽暗的玄关上,“居然让女孩子送我回家。”
“去自首吧,我会陪你的。”少女突然折了回来。
少年先是沉默,然后在没人看得到的地方点了点头。

即使是这样的春天,警局里仍是冷到不可思议。
在她的陪同下,少年缓缓道出了一切。
“捅他的刀子已经被我扔到万年樱旁的河道里去了,你们要捞的话应该还可以找到。”
少年释然又忐忑地盯着地面陈述完了最后一句话,没有注意到警长的目光变得惘然起来。
“可是,你说的那个杀人惯犯是在家中被钝物击中后脑致死的。”经验丰富的警长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只好让他离开了。
“嘛,根本不是你杀死了他啊,真是太好了。”少女的声音响起,温暖的春光在少年眼中忽然刺眼起来。
“我先回去了。”青年闷声答到,飞跑似的回到了空无一人的公寓里,丝毫没有犹豫。

第二天早上,报纸上出现了这样一条消息“二十四岁女公民xxxx被发现自杀于家中,使用钝器认为与前日被他杀的惯犯头部伤口相吻合”。
青年打开少女执意留下作为谢礼的果子包装,六年间思念过无数次的娃娃体字迹跳入视线。
“xx君,月色真美啊。所以,一定要幸福呢。”

青年又一次坐在了万年樱下的河堤,今春的樱花已经满开。可是他的眼里,再也没有了希望。

反季之华-薄樱鬼本篇评论

一开始玩薄樱鬼,实在是因为逛论坛的时候名气太大了。乙女圈本身就是一个不大的圈子,这样的地方里有一个能动画化和音乐剧改的作品太难得了。
误打误撞地从最开始的本篇开始玩,毕竟隔了7、8年,系统比起呕吐妹的qita游戏差太多(绯欠这种远古级除外)。但是界面设计绝对是非常明治,非常江户的。一点点展开的泛黄色仿纸质系统很舒服,大概就有一种命定感。
前面提过这家伙实在太有名了,所以剧情的开始还是知道的,按照习惯先挑了一个性格最孩子气的攻略(没错你没看错是总司不是平助)。其实后来才发现这样下意识选出来的永远是和主线交集最少的,这样的顺序有一种揭开真相的感觉。
小祥的声音和这里的总司猫一样的性格真的合适,整体玩下来一个线觉得是个非常虐的爱情故事,当然现在看当时的自己果然太片面了,总司自己的路啊,他和近藤和土方的关系啊,死亡的意义啊什么的。现在已经是一看到千年夫妇就想哭的级别了(w)。
之后的线就不一一说了,特别再提一下土方。薄樱鬼对于我说是没有本命的存在的,但土方的地位真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心里越来越特殊了。他说历史的承载者,更是新选组的支柱,走他的线要背负太多现实。因为新选组毕竟是在逆着历史的洪流,所以自然是一路向下,游戏最开心的地方也只有开始的一小段,这种悲壮感一直萦绕在心头,导致有妹子吐槽这游戏真的是乙女吗。作为一个坚信“悲剧是美的最高形式”的疯子,我爱着这种逆流而上的悲壮同凄美。其实就像土方说的一样,他们就是一群笨蛋,土方算是理智地执拗那种,所以更加美好吧。(所以我看到史可法内心有同情,但是更多的是嫌弃他该笨不够笨,该聪明又犯蠢)。
还有一个特殊的角色是风间千景,作为一个游戏,超现实元素的加入是一个双刃剑。加得不好特别容易出戏,但薄樱鬼就是做到了让鬼族这个画风清奇的东西毫无违和感地出现在幕末。按做阅读的方法整出几条原因吧。结构上,除了土方这个参与全局的家伙,还需要一个从始至终的旁观者,用一个完全不同的视角来看事件。内容上,鬼族与新选组,土方和风间形成了对比衬托,反衬出人的情怀,在风间逐渐认可新选组的路上,更是反映出人性的动人之处。情感上,鬼族的极度清高、有原则和与世无争表现了作者认为社会的一个可能发展方向。
再谈到文字本身,比起完全遵循古语的韵律,薄樱鬼选择了更为现代化的语言,但是一些小物的自然流露就营造了一种古典民俗的氛围。雪兔子樱叶饼这些现在也找得到的古早物品更是营造了一种亲切感。相对于air中对于景物的过度散文化描写,薄樱鬼中散点式的环境描写很好的渲染了气氛和人物情感,不会让感情的表达过于艰深或露骨。如果前者是朱自清,那后者就是老舍。
配乐不是很懂相关知识,但是在op中反映出薄樱鬼甚至日本人做的很棒的一点就是传统文化的现代化。
薄樱鬼最出彩的地方,在于人物形象的塑造,该工笔就工笔该写意就写意,依旧传神。而对于同一个人在不同线路里,女主的了解程度不同,经历的事情不同,性格也会有微妙的差异,读者就是女主人物就是哈姆雷特,这同时加强了游戏的代入感。于此相关,官方有表示,每条线女主的性格也是不同的,这一点舞台剧表现的比较明显。所有线里性格共通的部分凑在一起,就是一个角色的灵魂所在,也就是哈姆雷特的剧本,怎么演读者怎么看自有另一番考量。
总体来说,薄樱鬼比起一部传统的恋爱游戏,更像是用女孩子能接受的方式讲一个热血与悲壮的故事。
强烈建议喜欢笨蛋的笨蛋们来读一读。

记夏3

算是时隔一年的现状吧,文风也变了好多,不知道是不是好事情

昏昏沉沉从桌子上醒来,意料之外的凉意让我顷刻清醒了。窗外的云却是和这一份清凉相反,阴阴沉沉地呼噜着没完。喜鹊的叫声从并不很高的远处传来,被玻璃扑了个满怀才传进耳畔。
站起来开了教室的灯,卡他卡他来回按了好几遍才调到刚刚好的亮度。因为是星期日的傍晚,隔壁的住宿班教室已经被填得快满了。骨骼与骨骼之间的部分抱怨着过久的沉寂,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坐下了。
没有人。
在桌子与桌子之间,黑板与黑板之间,我打开了折角的卷子,绀色的墨不出所料地染在还呼吸着的纤维上。
耳边仿佛有拼命的蝉鸣,却反而听不真切。

记夏2

大概就是为了记一种感觉吧,这篇是上课回家的路上

雨后的天空依旧被薄云笼罩着,像是加了一层模糊滤镜的背景,背景之上的画作,是国槐层层叠叠的子叶。只有一边完好的耳机里传来提琴的质感,另一边,风声裹挟着鸟鸣扰过耳畔,那是天线的乐谱上一对耳鬓厮磨的精灵。槐花缓缓飘落,扫过我的鼻尖,如同碧洋里缓缓下坠的微尘,带着一点点雨水的腥味。
Time waits for no one.

记夏1

毫无目的的写作,单纯就和题目所说的一样在瞎记。
这一篇写在刚刚中考完。
﹏﹏﹏﹏﹏﹏﹏﹏﹏﹏﹏﹏﹏﹏
一个人走在熟悉街区的不熟悉小路上,路上零零落落铺满了被夏雨打落的槐花,同时被打落的,是对离家这一段不算近也不算远的路程的烦躁。哼起记不住名字的歌,用不知含义的歌词消去Cappuccino苦涩的后味。
抬头,被雨冲刷后依旧算不得干净的灯箱出现在眼前——是一家小小的动漫店。门已经有点坏了,是我收起伞用双手才能打开的程度,即便外面因为下雨而很凉,冷气还是让屋里低了几度。‘啊啾’廉价香烟的味道充斥着整个屋子,可我却好像并不讨厌。
店主坐在店的最阴暗处,说最阴暗是因为整个店都处于阴影之中。店主的样子,是我见过最标准的宅男,非要打个比方,那就是命运石之门里的桶子。
突然发现自己很失礼,就把目光转向了店里的其它部分。原来店里不是暗,而是布满了灰尘,可是唯有手办们干干净净的躺在展示柜里,纤尘不染。仔细看这些手办,很多都是市面上买不到的绝版,倒不是因为贵重,而是年代太过久远,其中最新的,不过是一个夏尔一一11年的版本。
小小的店面被我转了好几圈,挑了了一个写着‘成长期’的小扭蛋。‘请问多少钱?’我怯怯地问。‘五块钱’店主的声线干净极了,比手办还干净。不好意思地掏出100块钱。‘有零钱吗?’店主把他的手边翻了一遍,最后问我。我在衣服的口袋里翻了一遍,只找到三块钱,我开始后悔起出门前换了衣服了。店主默默把我摊在桌子上的三张纸币收了起来,然后把扭蛋塞到我手里。我没说话,用目光道了句谢谢,转身离开,身后店主坐了回去——在最阴暗的角落。
又花了好大劲打开门,我发现雨已经停了。继续唱着那首歌,闻着槐香走上大道,抬头望天,一下子看到了家。腿上痒痒的,迎着夕阳,银色的线闪闪发亮——是一小片蜘蛛网。我回到了熟悉街区的熟悉街道,而手中,多了一个写着'成长期'的小扭蛋。
这大概就是夏天吧。

【凹凸世界/瑞金】深夜六十分:牛奶色寒冰(主题:契约)

人设属于官方 OOC属于我 

只会写高考作文的废物一只

初次发文请多关照

 

--------------------------

格瑞赶回寒冰湖的时候,绿色和金色的都已经不见了,只留下满目白色的光,扎得生疼,又忽而消弭在永久的麻木中了。

最后的最后,他看了看右手上荧黄色的卡通手表,刚好比系统的时间慢了十分钟。

 

“傻瓜。”可以编码成“释怀”的复杂电信号最终打败了虚无,看来那个神遵守了契约啊。

 

结束了啊,数据的天空里传来神谕,然而,没有人听得见,也再没有人听得见。

 

我们的胜利者,正沉眠于一片清澈温柔的碧色里。

 

就在十分钟前,这绿色还泛着最刺骨的凉意扎向体内最温暖的地方。一冷一暖,分明是一个人,分明只装着一个人。

“连格瑞那么聪明都找不到我,我才不笨呢。”少年习惯性地看了看自己的左腕,但却什么也没看到。

那个傻瓜安心地睡了,和往常一样,樱色的嘴角带着孩子般的笑。

 

死亡是什么?是个体意识的消失吗?

 

格瑞醒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极美的地方,这里什么都美好的像个梦,只是孤寂。

 

只有他一个人。

 

他决定走,没有空间和时间的流逝,他只是坚信着自己坚信的。

 

直到那一个维度,烈斩呼啸着回到了他的手里。

 

“我找到你了。”褪下那幼稚的手表,“果然是个傻瓜。”

金发少年不服气地嘟起嘴,突然扑了上来,来了一个意料之中又猝不及防的拥抱。

 

“秋,你滥用职权。”素日平静无波的银眸中竟是沾染了一点委屈。

神明笑了笑,没有做任何反驳。

 

时间倒回了那个寒冰湖畔的清晨。

“你真的要拿现在的武器换做烈斩?”

“嗯,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如果有人拿他自杀,所有的伤害都转移到我身上。”

“大概只有那个傻瓜会这么干吧。”少年在内心悄悄地说。

“那好吧,契约达成。”

“真是个笨蛋。”万能的天使长大人怎么可能听不到少年小小的心思。

那一天,连亘古不化的寒冰,都是牛奶的颜色呢。

【完】

2017-6-3 22:17-23:00

放上来吸引三次元小伙伴,后面附“原版”翻译qaq

Going Home

Going home, goinghome

思家乡,念故乡

I'll be going home

归处只故乡

Quiet light, somestill day

灯初亮 日未亡

I'm just goinghome

归去即家乡

 

It's not far, justclose by

隔江望 见爷娘

Through an opendoor

烛影透纸窗

Work all done,care laid by

功已成 名皆就

Going to fear nomore

不见苦与愁

Mother's thereexpecting me

母亲桌前摆菜肴

Father's waiting,too

父亲忙翘望

Lots of folkgathered there

旧日友人江边聚

All the friends Iknew

欢声抵云霄

 

Nothing's lost,all's gain

水长流,天未老

No more fret norpain

时光被遗忘

No more stumblingon the way

少时鲁莽贻大方

No more longingfor the day

却曾彷徨游荡

Going to roam nomore

漫步安乐乡

 

Morning starlights the way

晨星起 照巷道

Restless dreamsall done

残梦惊迷茫

Shadows gone,break of day

影消瘦,光破晓

Real life justbegun

晨曦已来到

 

There's no break, there'sno end

时不待 期将至

Just a living on

在世唯奔忙

Wide awake with asmile

何不能付一笑

Going on and on

累了就归乡

 

Going home, goinghome

思家乡,念故乡

I'll be going home

归处只故乡

It's not far, justclose by

无迷惘,无惆怅

Through an opendoor

归去即家乡

I'm just goinghome

只是念过往

Going home...

回家乡…

 

念故乡念故乡

故乡真可爱

天清清风凉凉

乡愁阵阵来

故乡人今如何

常念念不忘

在它乡一孤客

寂寞又凄凉

我愿意回故乡

重返旧家园(来来来)

众亲友聚一堂

同享从前乐(wu...)

念故乡念故乡

故乡真可爱(啦啦啦)

天清清风凉凉

乡愁阵阵来(啊...)

故乡人今如何

常念念不忘(wu...)

在它乡一孤客

寂寞又凄凉(啦啦啦)

我愿意回故乡(我愿意回家)

重返旧家园(回家)

众亲友聚一堂(啊)

同享从前乐

故乡人今如何

常念念不忘

在它乡一孤客

寂寞又凄凉

我愿意回故乡(我愿意回家)

重返旧家园(来来来)

众亲友聚一堂

同享从前乐(wu...)

同享从前乐(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