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かねば 暗にへだつや 花と水
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

十个小悠然

#梗源《鹅妈妈童谣》,后面大家都记得,主要复习一下前面的,忘记小悠然怎么死的大家,要回去好好看哦~


十个小悠然,外出谈恋爱;


一个为父痛哭,还剩九个。


九个小悠然,坚强为公司;


一个被车撞死,还剩八个。


八个小悠然,努力拍奇迹;


一个撤资挨饿,还剩七个;


七个小悠然,预知未来事。


一个小巷刺杀,还剩六个;


六个小悠然,布丁被换了。


一个救人绑架,还剩五个;


五个小悠然,开心装黑客。


一个碰上机关,还剩四个。


四个小悠然,学会避危险;


一个替挡子弹,还剩三个。


三个小悠然,提前逃火海;


一个电梯下坠,...

酒不醉人

#刀甜刀#我的男人忘了我#假装军装警服看不出来区别


特警署的每个人都在当地的公安局挂了个名,他也不例外。

这一天正是他每个月例行来警局打卡的日子,这个一向充斥着琐碎的不安与冲突的地方今日却是一片暖意:有人来送锦旗了。

“锦旗我们可以收下,可是这酒……我们这里有规定的,您要送,也得指名道姓,直接给我们救您的那位同事,局里可放不了。”王警官的向来雄浑的声音中掺杂了几分为难。

往常他应该是不在意的,但这一次却无意瞥到了锦旗上的日期,是大桥断裂的那一天。

他下意识顿了一下。

“是您啊!王警官,当天阻止我踩到桥头的就是这位警察同志,多亏了他我才能。没想到那看起来结实的钢筋下一...

或许是我太卑鄙了。
比起能够无话不谈,一拍即合的人,开始更憧憬的是那种即使不是很明白我喜爱的每一个东西,但是能在我下定决心撒娇诉苦的时候安慰我的人。
这样的幸福能温和一点,长久一点吧。
我可能比表面上更不坚强,之所以这样,真的只是觉得把自己的软弱留给不想接受它的人是没有意义的,是会给他人带来困扰的,甚至于是对自己或许根本不存在的尊严的放弃。
这样的结果是,可以诉苦的人又少了一个。
不过我反而更开心了。
总之,桂花糖的苦涩和回甘,只在苏南的微雨里存在着吧,已经不会再有了。
这样就够了。

归(白起)

大概不是刀吧啊哈哈哈哈。

——————————————————————

这是她第一次"回"到老家。

女孩一个人吃完了浓厚均匀的疙瘩汤,咬下脆皮软心的炸牛奶条,在吃下最后一个鲜虾藕盒之前默默住了筷子。

热情的河北服务员小姐姐送上了免费的银耳羹的时候,她还是在发呆。

突然,女孩的眼泪再也止不住。

旁边的一对客人担心的目光投了过来,见她蛮年轻,手里还攥着断了一半的金色链子,叹了口气,不要再劝什么。

女孩不由得感激起移动支付,出店时也没人拦她。

或许她是想有个人拦下的,一点点触觉刺激大概都能让她好受一点,可是人来人往,连服务员小姐姐都无暇顾她了。

如果人不多的时候...

随想

金庸先生的死可以说是个社会现象了,从这一点想到了《美的历程》的一句话:

然而这些人既无显赫的功勋,又不具无边的法力,更无可称道的节操,却以其个体人格本身,居然可以成为人们的理想的榜样,这不能不是这种新世界观人生观的胜利表现。

当然不是说金庸先生没有节操,但是从更广大的意义上,现在的人们比起对政治领袖、政府官员、明星、歌手,对作家、纯学者的尊敬更胜一筹,尤其是那些以其人格对自己人格产生了影响的人。

可是,书里提到的”新时代“是被我们称为荒唐风流的魏晋乱世,而绝非现在的和平安康。那我们正在否定的是什么观念?又在寻求着人性的什么?人生的那一部分让我们感受到了萍飘蓬转之感?

还是,这...

无梦是徽州

发布了长文章:无梦是徽州

点击查看

山塘新语你个小妖精(明明是你自己看魔障了)

魏晋风骨自疏狂

发布了长文章:魏晋风骨自疏狂

点击查看

© IvyBlond | Powered by LOFTER